右代宫真里亚

编辑:沽酒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7 19:50:20
编辑 锁定
人物出自日本动漫游戏作品《海猫鸣泣之时》,外表看似是人畜无害的萝莉,实际上却有着魔女的里人格,愿望是和母亲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
中文名
右代宫真里亚
外文名
右代宮 真里亞(うしろみや まりあ)
Ushiromiya Maria(罗马音
配    音
堀江由衣
登场作品
海猫鸣泣之时
年    龄
9
性    别
另一身份
原初的魔女 玛丽亚(MARIA)

右代宫真里亚人物经历

编辑
右代宫 真里亚 右代宫 真里亚
右代宫真里亚
右代宫真里亚是游戏(后来TV化)《海猫鸣泣之时》中的女主角其一,是右代宫战人的堂妹,右代宫楼座的女儿。年龄虽然只有9岁,却有着很多与其年龄不相符的幼稚行为。性格非常单纯,连战人跟她开玩笑的话都完全相信。头上戴着一顶小皇冠。因为嘴里经常发出「呜~呜~」的奇怪口癖而经常被其母亲责骂。在各个EP内担任贝阿朵莉切的信使。在EP4中以满分通过了下任当主的考试而被金藏选为右代宫家最有资格继承下任当主的人。一直梦想着进入贝阿朵莉切的黄金乡,和温柔的妈妈重新开始生活。
学业不好,也不擅长交际,但对爱好的占星术却有着相当丰富的知识。在向别人讲述自己的知识时会发出「唧嘻嘻嘻嘻」的笑声,同时变的多嘴多事。能够预测不祥的事物,是魔女贝阿朵莉切的忠实信奉者,一提到魔女就会兴奋起来,一旦有人否认魔女就会开启崩坏模式。虽然真里亚和金藏一样对占星术黑魔法有着浓厚的兴趣,但由于金藏对其父亲的不满,而连带着厌恶真里亚,被视为玷污右代宫家血统的存在。
过生日时,楼座曾经送给她一个可爱的狮子布偶,被真里亚命名为“樱太郎”,是在幻想世界中占有相当分量的角色。
在学校里被全班同学当成欺负对象,母亲也经常因为“工作”上的原因抛下9岁的真里亚长期不回家。可是当缘寿看到真里亚的孤独和寂寞而愤怒的时候,真里亚却始终觉得自己是幸福的。用幸福的谎言欺骗着自己、一直活在自己与樱太郎虚拟的世界里。这大概就是真里亚所说的“幸福的魔法”吧。
真里亚的名字是Maria(玛丽亚),和圣母玛利亚不同,圣经里抹大拉的玛丽亚是曾被视为罪人,她的传记在一名妓女的传记后面,被误认为是一个被耶稣拯救的妓女,而实际上他可能是耶稣在世间的亲密伴侣,1969年被天主教会消除误解。真里亚Maria和母亲楼座Rosa的名字相映,玫瑰(Rosa)之下常被视为秘密的隐藏地,而海猫里,楼座之女腹黑真里亚则同样是关键性人物。
原初の魔女
原初の魔女 马里亚 原初の魔女 马里亚
原初的魔女,马里亚卿。
右代宫真里亚的里人格。
自此开始活千年的,原初的魔女。拥有着,能从零之海洋诞生出1的,母之魔力。
其魔力一见之下,很是脆弱。不过0是不管乘几倍都只是0。而她创造出的1,却是总有一天能把宇宙都给超越。
她受着理解其真正价值的贝阿朵莉切的重点保护。与贝阿朵莉切有着Mariage Sociere的同盟关系。

右代宫真里亚主要剧情

编辑
真里亚的故事
在EP4里讲述了楼座与真里亚之间的故事。
楼座是一位单身母亲,年轻的她想要再一次得到恋爱,身为女儿的真里亚却成为了她再婚道路中最大的障碍。因此楼座经常因为一些小事就暴打真里亚,并且长期以“工作出差”的理由和男朋友出远门度假,抛下寂寞的真里亚独自在家。被母亲憎恶的真里亚拼命相信母亲是爱自己的,并把生日母亲送给自己的手制狮子玩偶视为珍宝。无论母亲怎样欺骗她怎么讨厌她,她总是在自己不幸的生命里编造各种“幸福的魔法”来相信自己是幸福的。其中的一条能使自己和妈妈关系变好的魔法便是——楼座最厌恶的、真里亚的口癖——“呜呜”。
「要做个好孩子不要给妈妈添麻烦。」
「妈妈是因为工作忙的原因才不回家的。」
「……妈妈……如果认为真里亚碍事的话。……真里亚,就算被吃也不介意。」
「……因为,真里亚总是在对妈妈做过分的事。妈妈把男人带回来时,也没保持安静。妈妈和男人去过夜时,真里亚寂寞地胡闹把房间搞得一团糟。自己出去找妈妈,迷路了麻烦警察让妈妈丢了脸。妈妈有好几天没回来,真里亚又是哭了,给邻居安慰,给妈妈丢了脸。」
「都因为是这样的真里亚,所以成了妈妈的烦恼。出生到这个世上,对不起。所以真里亚要为了妈妈,变成好吃的烤苹果料理。」
「这样的话,妈妈是不是就会第一次感到有真里亚真是太好了呢。吃了真里亚,会不会觉得好吃呢。」
「……妈妈,一直以来谢谢了。byebye。」
“可以与真里亚说话”的狮子玩偶成为了经常被一个人抛在家里的她唯一的朋友和精神支柱。从此真里亚与朋友“幸福”的过着每一天。有一次真里亚遇到了黄金魔女贝阿朵莉切,魔女把“可以与真里亚说话”的狮子玩偶称之为是真里亚赋予了它灵魂。真里亚的魔法得到了魔女们的认可,成为了原初の魔女,并赋予了狮子玩偶人类的身姿作为礼物。
有了认可自己的“魔女联盟”与获得人类身姿的“玩偶朋友”本应该快乐着的真里亚,在一次深夜独自外出却丢掉了钥匙而无法回家,结果引来了儿童保护协会的人。这件事情本来应该使楼座意识到自己身为母亲的不是,可是愤怒的楼座却将错误全部归到女儿的身上,并毫不留情的撕裂了女儿唯一的朋友-樱太郎。崩溃的真里亚终于看清了真实的母亲承认了母亲的“罪”借凭着魔女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虐杀了自己的母亲。
有关楼座
可以说整个海猫之中,楼座和真里亚的关系是海猫的一条重要的主线。而对于楼座这个女性,我们要一分为二的来看,把她拆分成女人和母亲这个两个部分。
首先是作为母亲的楼座,也就是真里亚说的“好妈妈”。我们看到EP2开头,楼座为真里亚的糖果,还有EP2最终,楼座终于明白什么是她最宝贵的财富,最后楼座无双爆发,她终于明白了女儿真里亚是比那金砖更宝贵的东西。再谈谈EP4中,真里亚和缘寿谈到她是否幸福时,真里亚始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我们看到楼座帮他过生日时,一对温馨的母女俩,看到了楼座送给她可爱的狮子布偶。可以说作为母亲,她的的确确是很爱真里亚的。
我们再来谈谈作为女人的楼座,首先要想想她作为一名单身母亲,的确在照顾真里亚上真的很辛苦。同时她也是一个女人,她也需要被爱。那个当初真里亚的父亲跑了以后,楼座也的确也需要一个人来呵护和爱她。但是真里亚却给她惹下了不少麻烦,首先是那口癖,的确让她很烦恼,再就是真里亚的性格,什么事情不顺从她她就哭哭闹闹的,也让楼座她操劳了不少吧。再看EP4中,她和男人跑出去玩了3天,结果却由于真里亚把家里的钥匙弄丢了不得不赶回来,最后恼羞成怒,毫不讲理的把她送给真里亚的狮子布偶撕毁。而作为真里亚心灵最后一点依靠也彻底破灭了。最后楼座也得到应有的惩罚,被魔女玛利亚杀死,享受和狮子人偶一样的待遇。
所以对于楼座,我们的确不能片面的来评判。她作为单身母亲带真里亚的确吃了不少苦,可是这种痛苦又谁来理解呢?从作为最小的妹妹,从小都受到哥哥姐姐的欺负,这种压迫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还有工作的不顺心,来自各个方面的压力,全部都压在楼座一个人的身上,因而真里亚有时候自然而然的成为的出气筒,所以我们不能把一切的责任都怪罪在楼座的身上,她只是在这种压力下艰难的活着而已。
母女的牵绊
EP4介绍了六轩岛事件前楼座母女的关系。其中真里亚把妈妈分成了“好妈妈”和被坏魔女附身的“坏妈妈”。而真里亚自己则成为“真里亚”和“原初的魔女马里亚”。
真里亚通过这种幻想来安慰自己并逃避现实。但是在EP2的结尾,在真里亚看到楼座拼命保护自己的时候,她才真正的接受了楼座;接受了那个既深爱着女儿,同时又因身困在自己悲惨境遇而无法真正成熟的,自相矛盾的母亲。
「妈妈…知道吗?世界上是只有一个妈妈的。没有好妈妈也没有坏妈妈。只有唯一的一个妈妈。所以真里亚,有世界上只有一个的妈妈在,就行了。还有,真里亚也想成为,妈妈的只有一个的真里亚。…心情好时想娇惯的真理亚,与碍事时不想她在的真里亚不是两个人。真里亚也是,只有一个的真里亚。…所以,可怕的妈妈与温柔的妈妈都一样。…都是真里亚,…只有一个的……妈妈。」
虽然晚了点,不过总算在最后她们互相接受了对方。这大概就是结尾所说的“复苏了的母爱”。

右代宫真里亚楼座无双

编辑
玫瑰庭园现在已是玫瑰与黄金的庭园。
黄金蝶们,黄金妖精们,黄金蜥蜴们跋扈横行乱飞乱舞的金色庭园。
真里亚、快!跑起来!快快快快快!”
楼座抱着用毯子包起来的金块与枪,以真里亚无法追上的速度跑着,时而停下催促真里亚快跑。
所以她每次停下时都会看到。
……看到从大屋追来的,黄金追兵!
黄金蝶群宛如越逼越近的巨手似的追在了后面!
还有,顶着山羊头的恐怖异形人影也追在了后面……!
根本没必要去定睛细看。
因为他们闪烁凶光的瞳孔就在诉说着,被捉到会怎么样。
“……妈妈等等,妈妈等等…………呜……呜……啊呜…”
真里亚摔倒了。
楼座为一瞬间,闪现的扔下女儿顾自逃走的念头感到可耻,猛瞪了下大地在刹那间转身朝反方向跑去。
想品尝第一口而疾奔上来的山羊头,一把抓住想要爬起来的我女儿的后发拎了起来……!
“妈妈……,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楼座以肩膀撞上了山羊头,旋转身躯,以一反身肘击从下往上揍中山羊的下巴,再用膝盖猛地砸进了那挺出来了的腹部!
接着,因内脏剧痛而弯下身躯的山羊头的口中塞进了枪口!
“……在我的眼前碰一下真里亚一根手指看看。我会教教你们原本来自的地狱是有多腥热。”<楼座
温切丝特的45口径长柯尔特弹造成的爆炎在喉咙里喷发了,山羊头的延髓瞬间粉碎。
山羊头无法理解。
一直以为女人不过是瓶开封过的葡萄酒,以为只要反拧一下瓶中红色酒水就会流出来的葡萄酒!
“妈妈……妈妈……”
得到自由的真里亚抱住了楼座。
但是,追兵又来了!从玫瑰丛的另一边看见了,跑来了连装成人类都腻了的巨人山羊头。
楼座从上衣口袋中零零落落地倒出了几发预备枪弹,命令真里亚将之捡起。
“呜、嗯……捡、捡……”<真里亚
“真里亚。妈妈如果倒下了。你就跑。去海边。然后游、游、拼命游!这个岛上无论哪处,都没有能够活下去的地方!”
“不、不要!要和妈妈一起!呜!”
楼座的枪四度咆哮。
虽然迫近的巨人山羊的胸膛确确实实是中了四发子弹,但是他却完全不怕这玩意!
像是要以巨体压扁楼座似的以猛烈之势冲了过来!
“装弹!快点!”
“呜、呜……”
楼座双手握住用毯子包着的金块,一边剥开毯子,一边亲自冲了上去。对异形巨人,无所畏惧!
为了保护女儿,就算是地狱我也会跨过!
“让你看看……所谓的黄金梦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楼座的咆哮。山羊头的咆哮。
有着惊人重量的金块,以惊人的离心力与速度,砸进了山羊头的脑袋
楼座从怀中拔出钢笔。
不过这拿法有点怪。
以手掌夹住,从拳头中指与无名指间突出的样子简直就像是拳头上长着的毒针。
这毒针,扎进了因重击、头部向前倾的山羊头的左眼。山羊头的咆哮是惨叫。
不过楼座的咆哮可不同。
紧接着,楼座以空出来的手掌,将扎在眼睛上的钢笔拍了进去。
钢笔的先端确确实实地破坏了头部深处的组织……!
“妈妈,弹装好了!”
“干得好!”
接过真里亚扔过来的枪时,总算响起了巨人倒到大地上的轰然之声。
但是,与此同时从玫瑰丛另一边更远之处,看到了山羊头追兵又再度增加了。
拉开距离了,这就足够了!
我抱起用毯子包着的金块与枪,与真里亚一起再次开跑。
……为什么我在右手抱着枪,左手抱着黄金的跑呢。
为什么不空出一只手来拉住真里亚的手呢……!
保护自身安全的枪不能放手。
保护未来的黄金不能放手。
可尽管如此,我却要放手不拉本身就是我整个未来的女儿的手吗……!
跑。跑。跑。
穿过玫瑰庭园,飞快跑下树丛中的台阶。
不过,楼座知道。这条林中道,只是故意搞得弯弯曲曲才营造出了距离感而已。所以,笔直地穿过!
小时候经常在这玩。
所以知道!
去海边。去海边。去海去海去海。
到海之后该怎么办?
只能游泳游泳游泳,真里亚不会游的话,我担起她来也要游!
这个岛上只有死!
“呀……!”
“妈妈……?!”
奔下台阶时,踩空了。
左脚脚腕传来的剧痛使我的思考染成一片白色。
楼座滚下了好几道台阶,对那以不自然角度弯曲了的脚腕愕然失色。
……用毯子包着的金块也不见了。
滚下来时脱手,掉进了黑暗中的某处消失了。
只剩一把枪。
地面传来的震动声越来越近。
山羊头们杀到眼前,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他们人数有多少,是什么样的异形,乃是想都不愿想。
轻轻飞舞着的黄金追兵来了。
黄金蝴碟们包围了楼座母女,吵闹地剧烈闪烁着指示猎物在此,猎物在此的光芒。
楼座就连试图站起都做不到。
摔弯了的脚腕传来的剧痛是疼到了即使是身处绝境也无法无视。
啊啊啊~啊~,我在做什么呢……
把黄金搞到了手,换成钱就能有几千万日元。
这样一来,我的人生说不定也能重新来过!可是摔倒丢了,岂止如此自己的性命都危险了,连真里亚的性命都危险了?!
……我的人生,到底算什么!
生在莫名其妙的家庭里!
自出生时就有了可气的哥哥与姐姐!
我做了什么?!
不管做什么没做什么总是被骂被欺负被当成笨蛋!
我的人生算什么啊?!
“妈妈……妈妈、妈妈……!”
“……”
楼座心中的咆哮如枯萎般的消失了。
……在听着扑进自己怀里真里亚那哽咽的哭声时渐渐消失了。
“……真里亚。妈妈想起了,稍微有点事要办。你先去吧。”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真里亚要和妈妈在一起!不要妈妈死!”
“真里亚……即便是这种坏妈妈……还要说要和妈妈在一起吗?”
“嗯…………真里亚要和妈妈在一起……真里亚要和妈妈在一起……!”
“……我一直装出副最重视你的样子……总是把你排在别的之后。去了运动会,去了参观上课。……但是,妈妈总是只在意体面,瞳孔之中确没有你。……即便是这种坏妈妈……你还要说想和我一起吗……?明明是……这么坏的妈妈……”
“妈妈。……知道吗?世界上是只有一个妈妈的。没有好妈妈也没有坏妈妈。……只有,唯一的一个妈妈。所以真里亚,有世界上只有一个的妈妈在,就行了。还有,真里亚也想成为,妈妈的只有一个的真里亚。”
“……心情好时想娇惯的真里亚,与碍事时不想有她在的真里亚不是两个人。真里亚也是,只有一个的真里亚。……所以,可怕的妈妈与温柔的妈妈都一样。……都是真里亚……只有一个的……妈妈……”
“……我……真是……何等的愚蠢…………根本不需要什么黄金。只用拉着你的手就好了…………我真是何等……愚蠢的妈妈……”
山羊们的魔影比起森林的树木更是遮盖住了天空。
咆哮将恐怖涂满了整个世界。
楼座抱紧着真里亚,单手举枪。
真里亚,一起去。永远在一起哟。……妈妈将不再迷茫,永远和你一起……”
“嗯……!马上就会相见的。永远在一起哟……!……在黄金乡,相见……然后一起玩!玩‘狼与羊的难题’。虽然妈妈才只解开了一题,但真里亚全都解开了哟。所以由真里亚来为妈妈出题”
当做了生日礼物买给她……却只有在那天晚上陪她玩过。
“嗯、玩、一起玩……妈妈保证!”
楼座无双 楼座无双
“妈妈……”
有着与灼热熔岩同样光辉的眼睛犹如萤火虫群。
飘舞着逼近,杀了过来。
“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来呀!想吃真里亚为我装填的枪子的家伙,给我滚到前面来……,呜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右代宫真里亚杀人事件

编辑
EP1
在第十晚,失踪。
魔女将承认其存在平伏在地的她招待进了黄金乡
似乎是被撕裂成了肉片,混在一起,连谁是谁的都分不清。最大的一块能鉴别身份的就是真里亚下巴的一部分。
EP2
在第十晚,失踪。
魔女将承认其存在平伏在地的她招待进了黄金乡。
尸体同EP1。
EP3
在第二晚,死亡。
她被献为了,新魔女的活祭。
于玫瑰园被空手绞死。
EP4
死法疑似毒杀。
尸体是岛上众人中唯一一个完好无缺的。
可以看出来凶手对真里亚保持了一定的尊敬。
EP5
第一夜死于迎宾馆的二楼房间。
头被锐器切开,伤口之深可以确定死亡。
EP6
在第一晚,死亡
尸体在客房中被发现
头部被刃物完全切断。
EP7茶会 —— 真相
在旅馆被雾江杀害
尸体被六轩岛下的900t炸弹炸得粉碎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游戏形象 动漫人物 动漫 人物